当前位置: 学院首页  >>  孔子学院  >>  孔院纪实  >>  师生风采
孔院简介
孔院掠影
孔院纪实

来自星星的你们,我的学生

 

 

作者:朱梦雯 (人文学院)

导师:刘久明

特长:乒乓球,书法,电子琴

任教学校:2013年在美国韦恩州立大学孔子学院任教

2014年在英国布拉德菲尔德学校任教

E-mail: melindazmw828@Outlook.com

志愿者感言:用心感受,用脑思考

来自星星的你们,我的学生

英国KentBradfields Academy

汉语助教 朱梦雯

迎面的是初秋的阳光加上海洋上吹来的凉风,房东一口气帮我把笨重的行李拎进了家门。就这样,我来到了这个位于英国东南部的叫做Chatham的小镇。新家门口有片翠绿色的草地,被星星点点的小雏菊点缀着。这花象征简单纯净,现在想想,就像我的学生们一样。

开学第一天

在这所特殊教育学校,我是一名汉语助教。开学第一天我拿着导师给我的课表,凭着自己时而失灵的方向感,找到各个科目的骨干老师去听课。当穿梭在明亮的走廊时,我的眼光总会在这些“来自星星的孩子”的身上多停留几秒。连接学校上区和下区的长廊两边,左边草地上除了清一色蓝色运动服,排队准备上体育课的学生,还有一个黑发黑框眼镜的学生坐在草地上拨弄手中厚厚一沓卡片。右边小花园墙角边,一个金色卷发的男生带着隔音耳机在墙角坐着喃喃自语,一只手拍打着一旁的小树转着圈。我正琢磨着,忽然一个小男孩跳进了我的视线,蓝色的眼睛透过他的眼镜片新奇的上下打量我。“你好,Miss China”。发音清晰有力,一看就是上过汉语课的学生。“你好!”我笑着回答他。开学第一天就得了个“中国小姐”的洋气美称,想不得瑟都难。我和这个七年级的孩子聊了两句,他告诉我下学期开始他也要上中文课了,期待在课上见到我。上课铃响了,悠扬的钢琴旋律并没有催促的意思。“See you later, Miss China!”我告别了他,下节课要去听副校长的地理课。

“来自星星的孩子”的老师

在这里,学生都患有不同程度和特征的自闭症或者先天疾病。课间值班时,我试着跟学生们一起打球、聊天。有的孩子远远瞥见我了,却低着头轻轻的离开。也有的孩子用空洞的眼神上下打量我,微笑着却一言不发。还没来得及熟悉这个全新的工作环境,我就迎来了我的第一堂汉语课。

九个七年级的孩子,在第一节汉语课上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课程进行了十分钟左右,孩子们五花八门的课堂“造型”已经让我无法继续授课了。为了能让学生安静下来,和我一同上课的M老师让学生们开始写汉字,这一招居然非常有效,学生们基本都回到了自己座位开始练习。我还来不及赞叹,“小鬼头”凯文一把推开门冲出了教室,跟我开始了“猫抓老鼠”游戏。等我气喘吁吁地追到一楼,他已经没了踪影。“我把学生弄丢了!”那一刻挫败感一股脑涌上来,我马上沿着学校的走廊从下区到上区进行地毯式的搜寻。走到上区时终于看到H老师和凯文朝我走来。H老师是我的部门领导,平静的告诉我凯文跑到她办公室去了,而凯文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一脸的兴奋。我以为H老师会训斥凯文后再找我谈话。没想到H老师反而安慰了我,让我把凯文带回教室。

第一个月的适应期,脑海里总是漂浮着各种难解的问题。密密麻麻的员工手册加上培训和例会,还有每周一次的教师分享会,这些对于我来说是冲破迷雾的绝好时机。柳暗花明之时,我总结到一点:我的学生们,他们来自另一颗星球,心灵纯净如璧玉一般。他们与众不同的天赋与才能因为天生社交能力的缺陷而被冰封了起来。作为他们的语言老师,我要开始一段破冰之旅。

汉语小家

K老师一起带的高年级的汉语小班,一共四个孩子。十年级的米笑、乔丹,还有十三年级的可瑞、十二年级的康纳。米笑和乔丹是两个有语言障碍的孩子,却是非常好的学习伙伴。乔丹有口吃,汉语中双音节词居多,语言的节拍恰好能弥补这个问题。米笑记忆力惊人,看过的汉字竟然过目不忘。写出来的汉字字如其人,干净整洁。我会让他们先练习写字,选择易理解的汉字“好”、“吃、“米”、“鱼”、“狗”等等来学习,通过部首帮助她联想记忆更多的字,最后在这基础上再鼓励他们两多练习说汉语。负责课程管理的S副校长听了我们小班的课后悄悄告诉我,这两个孩子在其他课上基本不说话,却能在汉语课上说出还写出一个完整准确的句子。

再说到可瑞和康纳。他们热爱汉语,有着非常人一般的执着,坚持学习了两年后现在能够跟我进行基本的日常对话了。甚至有一次课堂上,可瑞举手示意我,然后理直气壮地说:朱老师,我要去“方便”!我特别认真地告诉他如果你在这不“方便”的话,那就去“方便”吧。康纳在一边抱着桌子笑岔了气,我和K老师也边笑着,边叮嘱可瑞快去快回。我们的汉语小家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时不时会有学生或者老师来我们的课堂听课,这样把“乐学”的态度分享给更多的人。

被“青春”熊抱一下

第一次见到康纳,就是那个在草地上捣腾卡片的黑发黑眼镜,英气十足的男生。我第一次在课堂上见到他时,他刚刚失去最亲的亲人。十六岁的青春,似乎总被乌云笼罩着,对于整个世界缺乏安全感。参加中文GCSE考试的早晨,康纳找到我:“朱老师,我非常的紧张。”只见他手里依旧拽着那些游戏卡片,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和慌张。“康纳,你觉得自己什么时候最放松最自信?”我试着转移他的注意力。“玩Magic the gathering的时候,因为我的逻辑最清晰,其他人都玩不过我。”我想了想,这个英语版本的三国杀游戏我也略知一二。于是,我们两个人在候考教室里玩起了纸牌游戏。事实证明,迎着头皮迎战的“Miss China”输得有点惨不忍睹。快到点考试了,我跟康纳说:“考试比玩纸牌简单多了,你用你一半的能量足够了。”康纳若有所思的点了头。

考试结果要八月份才知道,我相信康纳,因为出考场后他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熊抱”,温暖且有力。

离开

从陌生到熟悉,时间慢慢爬近了离开的日子。课程结束的那个清晨,一进办公室一束明亮的黄玫瑰花映入眼帘,我轻轻打开玫瑰旁的淡粉色的卡片,里面都是学生的留言。我的目光停留在了克洛伊的留言,歪歪扭扭的英文看上去十分害羞。克洛伊是9年级汉语班上的学生,情绪无常的她老师眼中的“问题少女”。我从第一天上汉语课,就开始跟我作对,从此上课打闹成了家常便饭。 但是,我渐渐发现她的汉语发音非常的准确,而且性格里有一种不服输的劲儿。于是,我课后找到她认真的谈了一次。我说,克洛伊你觉得跟老师顶嘴很酷,其实你在浪费你的才华。5分钟的练习你就能学会三个简单的汉语单词,因为你有语言天赋。而你现在天天都在浪费自己的时间,我觉得非常可惜。当时我注意到这个女生冷漠的眼神稍稍柔软了一些,后来在课上即使有时候会跟我耍耍性子,但是也比之前安静了许多。我见克洛伊慢慢在改变,就在课堂上总是不断地鼓励她多练习中文。

而在这张粉色卡片里,克洛伊写到:Miss Zhu, 我希望你能一直留在Bradfields 给我上中文课。你是我最喜欢的老师,你的离开让我很失落,希望你幸福快乐---来自克洛伊。我一字一句读完了学生的所有留言。我很欣慰,因为我知道,即使我只教了这些孩子短短的一年,汉语的种子已经播种在了他们的心里,等待着生根发芽的那一天。

 

英国的天气就像这些孩子们的心情,阴晴不定。人们热衷于讨论着这样的天气,因为知道即使此时狂风暴雨雷电交加,稍后密布的云层总会散去。这时草地上的小雏菊会使出吃奶的劲儿张开花瓣,等到奔跑而来的阳光。这一年,我教过的学生也许不是最聪明最优秀的,但是在我看来他们最懂得坚守自己天赋和梦想。这一年,我感悟到老师与学生之间的那种亲近却难以言表的联系,这种联系可以跨越沟通障碍,打破所有隔阂。当我在走廊上跟他们用汉语问好时,当我在课堂上捕捉到他们学习汉语和汉文化的专注和快乐时,当我班上的“坏女孩”们知道我要离开默默低头流眼泪时,我相信这一切不仅仅是师生之间的亲近联系,更是建立在两个国家间深厚的友谊。作为一名普通的汉语教师志愿者,我能够为传播汉语言和汉文化贡献出一份绵薄之力,为促进中英两国的交流添砖加瓦,这对于我来说是莫大的自豪和光荣。


上一篇: 下一篇:爱在他乡 情有所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