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院首页  >>  孔子学院  >>  孔院纪实  >>  师生风采
孔院简介
孔院掠影
孔院纪实

在南半球的诗和远方里奋斗

华中科技大学孔子学院系列之三

 

作者简介:何娴,华中科技大学人文学院研究生,2016年1月至2016年12月被国家汉办派往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孔子学院工作,担任汉语教师志愿者,任教于林肯高中及林肯周边小学。

  

作者照片

 空气中氤氲着玫瑰花香,小孩子们天真微笑,风都是甜甜的,还夹杂着一丝清凉坐在公交车上,巨大车轮驶过,带起一圈又一圈粉红色樱花,飞舞天上随着风飘向各个方向,又慢慢的落下来,等下一再次起舞。一下车,在刚下完雨又要下雨透着寒气的空气里,我熟练耳机到耳朵,音乐放到很大分贝夹杂青草味道里空气里,仿佛我也是透明的空灵的。走到拐角,看到一片红色的,再拐角看到一片也许就是突如而来的惊喜

   这一年是非常神奇感觉是个梦给我一种真实感。所以的事情仿佛都井井有条,却又像一条长河一样不可挽回。我们一直像是中的渔船,在未知大海中摇摇晃晃,我们在地球的南边进行了短暂的停留却早已经知道,某一天,一定会再次起航。

 

 

                               “越努力幸运

   这一年我认识了很多优秀的人在孔院这个大家庭里,大家为了一个目的而奋斗。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能够遇见那么多温暖美好的人,经历很多看似困难克服的事情,成长了,也收获我从没想过自己能够站在异国的讲台上,传授汉语知识一直都记得第一次见到Ladbrooks School那群孩子的时候,他们用圆溜溜蓝绿色的大眼睛认真着带班老师介绍我,非常兴奋和好奇,而我意外非常紧张。他们期待的眼神让我时时刻刻都督促着自己:要努力,要认真,要负责没日没夜备课,觉得累,因为一想到他们那群孩子,一想到他们能用不标准的汉语说“你好,老师。老师我爱你”我就会觉得特别有成就感。他们汉语发音仿佛治愈我疲劳的良药,他们课后送我的各种小礼物,让我觉得自己才是备受宠爱的孩子。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愿意早早起床,在没有步道的草丛里走半个小时露珠打湿鞋子还沾满了淘气的小草。当我看到被阳光笼罩的学校时,甩了甩鞋子上的小草,振作起了精神,回头看看走过的路,仿佛没有人经过似的安静,只有驶过的车辆载着孩子们的满面笑容来学我就是这样开始自己的一天的,一个星期的第一天,第一天的第一节课。在Lincoln Primary School,当我上完汉语课时,这儿的老师会兴奋的跟我反馈他们的学生每天都用“你好,老师”打招呼。我觉得有些惊喜,有些自豪。同时3、4年级孩子们远远地看到我走在学校里,呼喊着我的名字跑过来,抱我。我当时,一种幸福。7、8年级有的孩子个子比我还高,但是毕竟都是孩子。他们也喜欢被鼓励,被关注同时会给予我非常多的温暖。整个学校的孩子们机会都认识我,都知道说一点汉语,这也许就是我这儿的意义和价值。在Broadfields School,整个学校的氛围像家一样。他们会邀请我参加聚会和活动,尊重我的想法,并且经常和我聊天,开玩笑最让我震惊和感动的是,每两周一次的全校集会上,孩子们坐在地上,校长Mike 会拿起吉他,弹奏音乐给孩子们唱歌。歌声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带给我们温暖。在Oaklands School和Prebbleton School,都是7、8年级的孩子他们会有更多的主见愿意思考。老师们重视汉语教学,在我上课的时候,有的老师会录像、会拍照,同时在课下还会给孩子们时间练习汉语。在小学上完课后,我回到自己熟悉的Lincoln High School,这里是我的家。我在林肯高中做Yee老师助教与其说,我在帮助她,其实我也是她学习。她是老师,也是我的亲人。无论在工作和生活中,都给我无限的宽容和感动。她好像从来都没有负能量,一直都是开心的,她一起工作,我会觉得非常开心我会觉得一切都是好的,都是有意义的。她非常尊重我的想法,也愿意聆听脾气非常好,即使再忙,也会顾及到我的感受也不再害怕一些未知场合总之这里,接触过了11个学校的500多个中小学生,在这儿的时间让我所有的经历都慢慢沉淀变得越来越重,越来越澄澈。整个人都会变得很温暖,像金色的光一层一层地盖在脸上。远处闪烁的灯光,在即将来临的黑夜里,忽明忽亮。一步一步驶入星辰大海般的远方,却从来不会觉得孤单反而能够在忙碌的工作中得到片刻宁静,享受生活。

“就在世界的某一角落,我和你在认真的绽放再次听到这句歌词时,我的心里感慨万千 好像永远无法想象,在南半球的一被海洋包围着的国家,有这么多人,坚持着自己的梦想,用自己的力量传播中国文化也有这么多人,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锲而不舍学习汉语。中国和新西兰12个小时的航班5个小时的时差1条赤道线。相隔数万里,我们做着看似平凡却又伟大的事情。

 

                        赤橙黄绿青蓝紫中看风景

 Tekopo牧羊人教堂和奶蓝色的湖水,也在寒风中等待着满天繁星。去过Wanaka,夜晚的湖边不经意一抬头,看到了不可思议银河,也见过高调地长在草丛中的大蘑菇去过夜黑如水的皇后镇早上六点,喝了杯热可可,然后跑到湖边看到日出晕红了云。我看到很多事追随风跑到草里结下了种子。看过几个博物馆,我喜欢博物馆的庄重、多样性和趣味性。小孩们不会觉得无聊,反而乐在其中。去过几个教堂,教堂外总有椅子正好不偏不倚的在那儿,在树边,看着人来人往,叶生叶落。去了两次但尼丁的Tunnel beach,壮观得无法用语言形容。在这儿,我知道什么叫做“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有的情侣相互依偎,坐在悬崖旁边开心的聊天。有人拿了一把椅子静静的看着海,不说话。有人拿了一个小本子坐在海边,看着云、听着风、感受海,记录下所有的灵感。Oamaru,黑色汹涌的海洋,一群又一群的企鹅踏上了归途遇见了我们。去过奥克兰,刚出机场便看见初升的太阳染红了大片大片在冬天依然生机勃勃的草。逛着街,看着灰色的天空塔到了夜晚逐渐绽放了它的光芒。慢慢走到港口,风越来越大,很多人忙着赶到对面的港口,踏上去小岛的船。不知道是回家还是离开。见过Roturua香槟池,各种诡异颜色、烟雾缭绕让我感觉自己到了末日。

坐上船前往萤火虫洞,在一片黑暗中渐渐地浮现出一颗两颗青蓝色的亮光,然后慢慢地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直到我的眼睛睁大到看不过来,我的呼吸越来越慢,越来越轻。老爷爷拉着绳子慢慢向前他好像就是那些虫的使者,载着一船又一船的人,直到出口快黑的天依稀的亮光。刚才那是梦吗?回头看看老爷爷,自己载着空船拉着绳子消失在了黑色的神秘的洞里

奥克兰,我们到了天空塔,遇到了一个不会说话的Kiwi妈妈和她懂事的孩子。她让我们给她和孩子拍一张照,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她孩子会跟我们解释,再拍一张。走的时候,孩子用中文和我们说了一声”再见“。我有些愣住,深深的触动。,他可是用汉语说了再见那天晚上拍了多少照片,说了什么话都不太记得了。只记得旋转餐厅慢慢的转,晚上的奥克兰慢慢地转,我们也在慢慢地转,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雨了,玻璃上的雨滴都是那些建筑上的光。转着转着,光越来越少了,大建筑在雨中发出了一层灰色的光,一个两个三个越来越多,直到没有光。吃晚饭,我们穿了大衣,回到了没了光的平地,雨点很轻,脚步很重,小孩子的那声再见记忆很深。

我们Nelson一家被花儿围绕的咖啡馆里,白色房子,水晶吊灯,还有彩色的早餐。清新的空气和发光的叶子是怎么也忘不掉的场景。旅途的一路上,不停的有彩虹出没,朋友在我的旁边数着赤橙黄绿青蓝紫满怀少女心的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到了彩虹的尽头,彩虹的尽头是五颜六色的树和云,还有我们。

最爱的还是基督城这儿的一切都是蓝色的连空气里都弥漫着蓝色。我坐在公园里开心地肆无忌惮荡秋千,没有想到那是第一次在新西兰荡秋千,也是在新西兰的倒数第二次荡秋千。我看过夏天蓝色的大海澄澈安静到可以看清自己的彩色影子倒影海水洗过的沙滩上。真的很幸福,幸福到荡秋千有一种失重感幸福在海边任风吹不痛。夏天的玫瑰调皮地爬出墙外,不想错过街道上的每一风景。可是它们却知道自己就是最美的风景。在这儿最美好的年级做最美好的,真的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我看过秋天看过710的公交上,在天亮的冬天,对面的雪山跟着公交一起移动,永远没有交界点。雪山屹立在伸手可及的不远处,但是朝着走了很远很远却发现怎么也触摸不到。只能看着春天的路上渐渐的消失春天的一切都是含蓄的,等了一个漫长的冬天,终于发现路边一簇花不知不觉中开了。等到粉的、黄的、红的玫瑰再次爬满墙头,等到鲁冰花开满Tekopo的湖,也就意味着我们回家了。

汉语教师志愿者的这一年里,我感恩一切我相遇的人和事。这个地方太美,美到我即使亲眼所见也不相信。有些地方,真的很有魔力。我在这样一个仙境中学会工作,也在这儿学会成长……

 

 

编辑、组稿:华中科技大学孔子学院办公室


上一篇:我的微笑汪洋——泰国 下一篇:新西兰,我们后会有期